1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11选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20:05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起诉“前妻”索赔相比,他更舍不下孩子,希望能把莉莉留在身边,“但孩子没有户口,留在我这她将永远是个黑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下莉莉,这是高蒙及姐姐包括他现任妻子,在获知莉莉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后作出的最终决定。尽管此前有律师建议他起诉孔某进行索赔,但高蒙放弃了“维权”,他说担心一旦起诉,莉莉则必须跟孔某生活,“她几乎没有和孩子在一起生活过,我没法想象莉莉被她带走后会过上怎样的生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莉莉的户口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高蒙说,2018年前后,眼看着莉莉要上小学了,却因没有户籍而不能入学,他多次咨询后,派出所一名户籍民警告诉他,前往司法鉴定机构出具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就能为莉莉上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未满月就被抱养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高蒙经过多方打听,终于得知莉莉的母亲孔某改嫁到山西芮城,他本想通过孔某为莉莉上户,但这个要求遭到孔某现任丈夫王某的拒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某走后,莉莉在高蒙与家人照顾下长大。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高蒙与几个姐姐共同抚养莉莉长大,直到2018年莉莉要上学时,高蒙按照户籍民警要求,想通过亲子鉴定为莉莉上户口,但结果显示,莉莉并非他的亲生女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悉,小徐的养母是二级残疾,每月有130元的残疾补贴,养父有三级残疾,每月有60元的残疾补贴,加上每月1410元的低保,直到现在,一家人就靠着1600元过日子。养父母都有残疾,小徐还有尿毒症,驻村第一书记在知晓他们家的情况后,给他们在民政局申请了一笔临时救助款,上个月22日,3000元的临时救助金打到了他们的账户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让莉莉能有个户口,高蒙找到民政部门希望通过收养的方式获得莉莉的合法监护权,从而为她上户。但咨询之后,高蒙被告知,由于他离婚前与前妻已经育有一个女儿,并不具备收养条件。后来,又有派出所户籍民警告诉高蒙,可以通过莉莉的母亲为孩子上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一则名为“赣州19岁女孩患尿毒症被亲妈拉黑,亲爸留下1000元让她多保重,男友打工挣钱不离不弃”的消息传遍网络,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这个消息视频发出不到两天,就获得了500多万点赞,观看量超千万,不少网友为女孩与男友的患难之情所感动,给予二人满满的祝福。也有网友对女孩亲生父母的举动感到不解:“父母应该是世界上最爱儿女的人啊!”